<track id="iFkUGQN"></track>
  • <track id="iFkUGQN"></track>

        <track id="iFkUGQN"></track>

        1. 有哪些著名的电影配乐大师?

          注:这是早先在《环球银幕》时提的选题(大概是2006年),要做电影配乐巨匠系列,成果当时很难找到适合的作者,作茧自缚,只得自己上阵,七拼八凑,与一位叫世中的朋友一起弄了几篇短文——这位世中确切懂音乐,非我能比。新浪的音乐频道把我们这个系列拿了过去,也一直没给个 说法(材料:电影灵魂的谱写者――约翰)。当时程度和资讯都有限,后来也没有弥补几位巨匠的近作,大家凑合看吧。电影灵魂的谱写者——电影配乐巨匠系列前言:  如果说影像是电影的骨架,那么音乐则给了电影灵魂。在所有电影中,激昂时分、动情一刻,包含无言的时分,都须要音乐来让颜色漾出情感,给画面带来赌气,令影片的氛围缭绕在你周围,甚至深刻你的毛发,摇撼你的心灵。即使在没有人物对话声的默片时期,音乐都是不可或缺的电影元素。也许,没有了那些欢乐或者悲伤的配乐,卓别林的电影都会变得过于欢闹无聊。  让我们认识一下这些为电影注入性命和灵魂的好莱坞配乐巨匠们吧,他们理应得到不次于导演的尊重和爱戴,他们的音乐甚至能独立出来也能被看作巨大的艺术。常常,当那种美好的,每次都能打动我们心灵的乐声响起,我们立即就能觉得电影中运动的影像、颜色和睦息真切地再现眼前,勾起我们初次的电影回想。让我们向这些长期在幕后的巨匠致敬吧,这些电影灵魂的谱写者!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  1932.2.8  个人音乐作风:气概恢弘的歌剧式交响乐  经典乐器:小提琴  善于电影类型:科幻片、战斗片、灾害片  黄金导演拍档: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  编纂推举原声:《辛德勒名单》、《星球大战》  获奖:2次艾美、3次金球、9次格莱美、5次奥斯卡  约翰·威廉姆斯诞生于纽约。作为电影制片厂乐师的儿子,他在赫赫著名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受过良好教导。在空军服完役后,他返回纽约进入朱丽娅音乐学校学习钢琴。在纽约期间他曾参加爵士乐团,成为一名钢琴家也是他最初的志愿。以后,他凭借着自身独有的演奏禀赋,参与了有名配乐巨匠亨利·曼西尼为系列电视剧《彼得·古恩》的配乐工作。后来,在60年代艾尔文·埃伦制造的几部电视剧的音乐创作中,威廉姆斯开端显露才干,凭着《海蒂》和《简爱》博得两座艾美奖。同时,约翰·威廉姆斯也有许多杰出的喜剧电影音乐,他逐渐成为当时颇为引人注视的作曲家、编曲人及音乐监制。1971年,他以音乐剧《屋顶上的提琴手》获得奥斯卡最佳音乐编曲奖,这是他的首座金像奖,其独树一格的富丽交响曲风颇受注视,为他博得许多为电影创作配乐的机遇。  70年代,约翰·威廉姆斯制造了很多灾害片的配乐,其中包含《海神号历险记》,《大地震》与《火烧摩天楼》等,这些灾害电影配乐都获得过金像奖的提名,约翰·威廉姆斯的创作也进入了所谓“灾害片配乐期”。在这个时代的作品中,约翰·威廉姆斯虽未跳脱当时风行的轻音乐或爵士音乐等配乐模式,不过也不乏具有交响乐实力的片断,尤其在管弦电影音乐日渐式微的70年代,这些灾害电影音乐是当时少数坚持交响配乐传统的作品。正因为为灾害电影配乐累积的经验,当时45岁的约翰·威廉姆斯与28岁的导演斯皮尔伯格,在1975年得以合作电影《大白鲨》。随着影片风靡世界,他个人也得到他的第一座原著配乐金像奖。威廉姆斯的音乐配合影片紧张惊悚的作风,用音乐节奏营造步步进逼的气氛,到达推进影片情节发展,将观众带入一种可怕情感。影片最后的胜利,约翰·威廉姆斯的音乐功不可没。  正因为此次合作的胜利,奠定了威廉姆斯和斯皮尔伯格之间的信赖和默契,1978年,乔治·卢卡斯投资拍摄有名的科幻电影《星球大战》时,斯皮尔伯格便将威廉姆斯推举给了卢卡斯。当时,正值迪斯科音乐风行,原来卢卡斯也盘算采取它,是约翰·威廉姆斯坚决主意选择雄伟浪漫的交响乐为这部充斥未来感和娱乐元素的科幻大片配乐,创作出了经典的“帝国风情音乐”,并引领了后来数十年的交响管弦乐潮流。在《星球大战》的电影配乐里,约翰·威廉姆斯表示出炉火纯青的主题式变更,为每个角色都搭配了充斥标记性的旋律。每次达斯·瓦德的出场都随同着消沉有力的进行曲,铜管的刺耳声音又添上了几分邪恶与不协调。更别说影片开头那段以合成器演奏的,曲调激昂的主旋律了,它已经成为了《星球大战》的奇特标记。在这部影片中,威廉姆斯通过合成器音乐与伦敦交响乐队的起伏转换,表示出富丽大气、排山倒海的磅礴气概,如同一部巨大的太空歌剧。他这种新的编配模式,对日后的好莱坞电影音乐发生了深远影响。1983年,约翰·威廉姆斯和斯皮尔伯格合作了他的第四部奥斯卡获奖作品《ET》。当影片的情节进入高潮,小外星人修长的手指和男孩受伤的手指慢慢触碰到一起时,一个崭新的世界被打开,之前人们一直营造出的凶残可怕的外星人形象,在这个有一双棕色温顺大眼睛的小家伙面前土崩崩溃了。音乐的柔板随之轻轻响起,烘托长相怪异的小外星人眼神中闪现出的无辜、天真和老实,音乐温馨动听,但没有刻意煽情。当那个经典得不能再经典的“月球飞车”镜头呈现时,音乐将影像的意欲推向高潮,成为音乐与画面联合的胜利典型。  《辛德勒名单》无疑是威廉姆斯最为人称道的电影配乐作品,在原声唱片的封底上,斯皮尔伯格的一段肺腑之言对他的音乐做出了精辟的阐释: “约翰·威廉姆斯为这部影片配乐时,选择了简洁柔和的旋律。与此相反,在我们过去合作的所有影片中,大多须要一种与画面亲密配合的戏剧性后果,比如《印地安纳·琼斯》、《大白鲨》等。而在《辛德勒名单》中,我们找到新的起点,解脱了固有的一些艺术作风。只有用一束深奥的眼光和一颗不安静的心,才干找到配乐的精华所在。” 小提琴家伊萨克·帕尔曼浪漫深情的演绎,将音乐中储藏的宗教般博大的爱演绎的淋漓尽致深刻骨髓。音乐的震动性与爆发力是威廉姆斯音乐另一项所向披靡的特点,在这部配乐作品中,可以说到达了巅峰。正如斯皮尔伯格所说,威廉姆斯在这部影片中应用了与过去那种力求音画同步的写实主义截然不同的创作伎俩。音乐所重视的不再是“景”而是“情”。  现在,似乎提到好莱坞电影音乐,人们总是会首先想到约翰·威廉姆斯,他的名气之大成绩之高,使得其他同样成绩非凡的电影配乐巨匠们总是在他残暴耀眼的光环面前略显暗淡,可以说,约翰·威廉姆斯是世界上名气最大、最受尊敬的电影配乐巨匠之一,是电影音乐界当之无愧的明星。他曾获得过五次奥斯卡奖、九次格莱美奖、三次金球奖、两次艾美奖、一项英国学院奖以及43 次奥斯卡奖提名。到目前为止,他为将近300部影片创作了音乐。从影响力和民众的爱好水平上来说,大概很难再找到如约翰·威廉姆斯这样,跨越古典与风行、电影与音乐界的多元化作曲家,约翰·威廉姆斯常盛不衰的创作灵感使他傲立于不败之地,在电影音乐的发展中留下了辉煌的一笔。詹姆斯·霍纳(James Horner)1953.8.14——2015.6.22个人音乐作风:带有世界音乐元素的抒情性交响乐经典乐器:苏格兰风笛善于电影类型:史诗性的唯美浪漫影片黄金导演拍档:詹姆斯·卡梅隆(两人早在卡梅隆还是摄影师的时候就认识了)编纂推举原声:《风云际会》、《光彩战斗》、《秋日传奇》、《英勇的心》、《泰坦尼克号》、《阿凡达》获奖:1次奥斯卡(2项)、1次金球(2项)、3次格莱美(5项)  咋看上去,头发黑黑卷卷,眼睛笑笑眯眯的詹姆斯·霍纳完整没有约翰·威廉姆斯或者杰瑞·戈德史密斯那种巨匠气派。但凭借着《英勇的心》和《泰坦尼克号》的盛行,他却几乎成为了最为我们熟知的好莱坞配乐巨匠。   因为对苏格兰风笛的偏爱,很多人印象中都把詹姆斯·霍纳看成了英国人。实际上,他生于洛杉矶,只在童年时追随父母住在英国伦敦。霍纳五岁就开端学习钢 琴,并受过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严厉训练。当70年代他回到加州后,在有名的南加州大学(USC)拿到了学位,接着又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也就是有名的 UCLA(出过非常多的电影人)取得理论作曲的博士学位。在好莱坞众多音乐人中,他是尺度的学院派作曲家。  刚拿到学位的霍纳原来一心 想从事严正的音乐创作,在音乐学院中当个老师。但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中,他为AFI (美国电影学院) 学生的电影作品写了一些电影配乐,忽然发明为电影谱曲正是自己最憧憬的创作模式:它不仅可以满足自己的音乐创作欲,而且当完成一个作品后,你马上就可以站 在交响乐团前,知道自己的作品演奏起来是什么样子——霍纳热忱迫切的性情可见一斑。  詹姆斯·霍纳的第一部真正给人留下印象的电影配乐 作品是《星际迷航:可汗的恼怒》(1982),不过在他为电影配乐的早期阶段,霍纳并没有表示出特殊杰出的个人作风。他完整是以约翰·威廉姆斯和杰瑞·戈 德史密斯的学徒面目呈现的——后来,已经功成名就的霍纳曾承认:“我确切在开端的时候受了杰瑞·戈德史密斯那种管弦乐作风的影响,这是因为那些雇我配乐的 人想要这种作风。而我一直没机遇对他们说:‘去逝世吧!’”  确切,长相温和亲热的霍纳其实并不善于这种气概恢弘强悍的乐风,反倒是影片 里那些刻画无穷星空的抒情乐章让他施展得十分杰出。到了1985年,科幻片《魔茧》(Cocoon)让霍纳找到了感到。这部科幻片本身就一反特效、动作的 惯例,颇有点温馨动听的感到,霍纳甜蜜温暖的曲风和影片正好相得益彰。到了1988年的《风云际会》里,他已经把那种充斥传奇颜色的神秘美感把握得相当到 位了。不过,在这部影片中,霍纳的音乐最大的问题是与电影情节联合得不够紧密,有时有点各走各路的感到。人物在那里不紧不慢地说着台词,这边音乐却是婉转 唯美,一路轻飘……  所以,一般我们都把1989年描述南北战斗的影片《光彩战斗》看作是霍纳配乐史上的第一座里程碑。他对历史题材细 致唯美的音乐表示,也使自己得到了第一座格莱美配乐奖。1994年,《秋日传奇》开端为霍纳奠定了他的巨匠位置。我们几乎可以说,没有了詹姆斯·霍纳的配 乐,《秋日传奇》这部电影恐怕会降落一个档次。接下去,《英勇的心》、《鬼马小精灵》、《阿波罗13号》等一系列影片让詹姆斯·霍纳在90年代进入了黄金 时代。尤其是《英勇的心》,让霍纳那种在传统交响乐中揉合进世界音乐或民族音乐的伎俩成为了配乐史上的经典型例。艾瑞克·瑞格勒演奏的苏格兰风笛令无数人 动情,爱尔兰音乐、苏格兰风笛甚至都因此片而一时大受注视。霍纳张驰有道、空灵深情的特色在《英勇的心》中表示得淋漓尽致。从《秋日传奇》到《英勇的 心》,霍纳配乐中的凯尔特作风越来越突出了。接着,在《泰坦尼克号》中,霍纳持续施展着苏格兰风笛的威力。在席琳·迪翁极富穿透力的高音和挪威女声的轻吟 曼唱中,悲情与浪漫、巨大与温婉都完善地融会在一起。这部影片带给了霍纳宏大的财富(除了80万配乐费用,每卖出一张电影原声他就能得到1.2美元,而截 至2000年,电影原声已经卖出了创记载的2800万张);炙手可热的人气(他终于可以和约翰·威廉姆斯平起平坐了,但遗憾的是,录音时,那些乐团总是在 谈天喧哗,怎么也不能像对威廉姆斯那样给霍纳面子)和两座小金人(最佳配乐和最佳原创歌曲)。(更正:本段中《泰坦尼克号》和《英勇的心》主题曲用到的应当不是“苏格兰风笛”,而是“爱尔兰哨笛”!不过霍纳对苏格兰风笛的留恋确切是很显明的,在其他配乐中多次用到过苏格兰风笛。感激 @王哲 等各位网友指出,负疚不能一一感激!)   不过,詹姆斯·霍纳也是好莱坞配乐巨匠中颇多非议的一位。这种非议重要来自他的“拷贝”习惯。比如对《2001太空漫游》中俄罗斯音乐家哈恰图良的芭蕾 舞曲《盖雅纳》的模拟应用;比如说在《秋日传奇》中对亚历克斯·诺斯《安邦定国志》配乐的模拟。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他对自己的“剽窃”。尤其在他产量颇丰、 质量良莠不齐的90年代,很多影片中你都能听到几乎一模一样的“霍纳乐段”——还有他标记式的“烦人的钢琴”和缥缈的女声和声。虽然霍纳自己辩护说,请求 音乐家每次都写出完整不同的作品是不可能的,连莫扎特也做不到。但惋惜,乐评人和乐迷却不买账。从某种意义讲,詹姆斯·霍纳的作风和《泰坦尼克号》这部片 子颇有几分类似之处:包裹在历史题材下的情感故事,不失大气、略带矫情,虽能名列经典,却差了一点厚重浑然的份量升入殿堂止境。  据说,这位外表随和的配乐巨匠曾“起誓”决不为电视节目做配乐(他极少为电视剧配乐!150多部配乐中绝大多数都是给电影写的,大概只为三四部电视剧写过配乐)。他骨子里那种学院派的执拗、认真,加上他天性中的热忱,也许能把霍纳推上更高的高度,但愿如此!汉斯·季默(Hans Zimmer)  1957.9.12  个人音乐作风:电子乐、交响乐、民族器乐的融会  经典乐器:电子合成器  善于电影类型:动作片  黄金导演拍档:雷德利·斯考特  编纂推举原声:《狮子王》、《角斗士》  获奖:1次奥斯卡、2次金球、1次格莱美  汉斯·季默诞生在德国法兰克福,在移居英国伦敦后,他和特拉沃·霍恩,杰夫·多恩斯成立了有名的风行音乐组合“The Buggles”,凭借当年一首名为“录像干掉广播明星”的风行金曲MV轰动全球风行乐坛。而今,汉斯·季默已经是好莱坞少壮派作曲家的代表人物,同时也是创新派的电影配乐天才。曾经的风行音乐创作背景,使得他在电子合成器和传统器乐的联合应用上,每每展示令人震动的个人作风,形成跨界转型创作电影音乐的典型,也屡次缔造令人激赏的配乐成就。特殊是在动作电影配乐方面,他奇特的音乐作风——揉合了电子乐的炫丽节奏和交响乐的磅礡气概,几乎是近年来,典范好莱坞好汉主义动作电影不可或缺的“尺度配置”。  与有名电影配乐家、电影《猎鹿人》主题音乐创作者斯坦利·迈尔斯的相识,使他最终踏入了电影配乐的范畴,汉斯·季默跟着斯坦利·迈尔斯做了许多电影配乐。谈到两人的合作,汉斯·季默给出的说法,仅仅是因为斯坦利·迈尔斯不爱做飞车追逐配乐,所以凡是碰到这种场面,就全交给了汉斯·季默。《分别的世界》是他第一部独力完成的电影配乐,这部电影在当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大出风头,汉斯·季默的表示吸引了有名导演巴瑞·莱文森的注意,进而促成了汉斯·季默为他导演的《雨人》担负配乐。《雨人》也成为汉斯·季默第一部好莱坞电影配乐,并且一鸣惊人地为他博得学院奖最佳电影原声配乐的殊荣。之后,汉斯·季默胜利打入好莱坞电影圈,许多著名导演都陆续与他合作,创作出了包容多种音乐体裁的作品,如 《为黛茜小姐开车》、《烈火雄心》、《红潮风暴》、《绿卡》等等。  尤其是在《烈火雄心》中创作的音乐,也创立了汉斯·季默日后动作电影配乐的雏形,并在后来的《红潮风暴》当中,将这种作风的音乐表示到了极致。在这部电影的配乐当中,汉斯·季默将紧凑的电子节奏、深沉雄伟的人声,以及悲壮澎湃的管弦乐演奏,奇妙融会成为激情凛然的壮阔乐章,为他博得了一座格莱美最佳电影配乐奖,不仅成为汉斯·季默作品的一个转折点,也成为动作电影配乐中一部独领风骚的经典示范,包含日后的《生逝世时速》、《龙卷风》、《变脸》、《勇闯夺命岛》、《空中监狱》、《世界末日》,不论是不是汉斯·季默本身的作品,他的作风和影响都处处可见,动作音乐也成为乐迷对他的重要印象。不过对汉斯·季默本人来说,做感情深厚的抒情性配乐比做动作音乐更有意思,也更有吸引力。汉斯·季默以为,一个音乐家一辈子只能写出两场最棒的飞车追逐音乐。依照这种说法,汉斯·季默的动作音乐产量恐怕早就超越这个极限。为了做出转变,汉斯·季默在《狮子王》中开端做出新的尝试。  在1994年的经典动作大片《狮子王》中,汉斯·季默用他的音乐胜利展示了非洲大地丰沛的性命力——当太阳从程度线上升起,夜晚转成白昼,非洲清醒了,万兽群集,光荣欢呼,共同庆祝小狮子王辛巴的出生。小狮子王辛巴在众多热忱忠心的朋友的陪同下,不但阅历了性命中最光彩的时刻,也遭受了最艰巨的挑衅,历经生、逝世、爱、义务等性命中种种的考验,最后终于登上了森林之王的宝座,也在周而复始生生不息的自然中体验诞生命的真义。电影开场的“性命循环”(Circle of Life)这首序曲,汉斯·季默的配乐壮阔而有气概,背景中非洲土语的和声,唤醒了苍莽大地上律动的赌气蓬勃,浮现出非洲大草原中自然与动物的生生不息的性命循环。与摇滚歌星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 以及奥斯卡金像奖词作家蒂姆·赖斯(Tim Rice)的合作,也碰撞出豪情的火花,那首热点的主题歌《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不知打动了多少影迷的心,同时也为汉斯·季默博得了奥斯卡和金球奖最佳原著音乐和最佳电影歌曲两项大奖,使影片成为迪斯尼近年来最胜利的动画电影。  2000年,电影《角斗士》又为汉斯带来了一项奥斯卡奖、一项格莱美奖提名以及一座金球奖奖杯。这部电影中的音乐,充斥了中欧以及小亚细亚的音乐气质。富于浓重宗教颜色的音乐气氛,联合交响乐衬托波折情节,发生了独到后果,将爱恨情仇与对性命所背负义务的超脱感,糅合在弦乐与民族管乐的纵情挥洒之间,浮现出朦胧的古典悲情主义作风。影片《最后的武士》是汉斯·季默生平的第100部电影音乐作品,这一次汉斯又把日本美学概念灌注于西方旋律之中,让美式的罗曼蒂克音乐与日本音乐联合,造成音乐中的作风对照,造成不同层次的心理冲击,同时搭配日本长笛、尺八与印地安民族音乐联合应用,释放出最浓烈的感情与能量,所以有人也称此部配乐为汉斯最好的作品。  《达芬奇密码》是汉斯已经公映的作品中最新的一部。汉斯·季默以外来人的身份,短时光内就在好莱坞闯出一片天地,除了得益于他自身的音乐素养,还有就是他在乐曲中释放出的能量,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位听过他音乐作品的听众。杰瑞·戈德史密斯(Jerry Goldsmith)  1929.2.10——2004.7.21  个人音乐作风:带有黑暗、阴森作风的交响乐  经典乐器:无  善于电影类型:悬疑片、动作片、战斗片  黄金导演拍档:能合适任何导演  编纂推举原声:《本能》、《异形》、《巴顿将军》  获奖:1次奥斯卡(17次提名!)、4次艾美  “我的父亲曾是有绝对名誉的好莱坞电影音乐家。如果他不是因为癌症而告别人世的话,必定会很不认为然地改正我的说法:‘别用电影音乐家这样的称谓称呼我。我就是作曲家,就像你不能称莫扎特是歌剧作曲家这么简略一样’。”从杰瑞·戈德史密斯的女儿艾伦回想性的描写当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这位蜚声遐迩的好莱坞作曲家强烈的音乐性情,对于音乐狂热而严正的态度,以及对于音乐创作非凡的自负心。  惋惜的是,这位精神充分,性情执着的音乐巨匠,终于在75岁这一年,告别将近半个世纪的漫长创作之旅,告别了数以亿计的电影观众和音乐听众,放手人寰。留下的是那些将会久久印在人们心中和记忆深处的银幕旋律,就像戈德史密斯应邀为第70届奥斯卡奖创作的揭幕音乐“Oscar Fanfare”一样,永远飘扬在电影的圣殿上空。  好莱坞电影配乐巨匠杰瑞·戈德史密斯诞生在美国洛杉矶。他的父亲是一位建筑工程师,母亲则是一位幼稚园的老师。然而亲戚朋友们却发明了杰瑞的音乐天分。14岁时,杰瑞开端跟随 Jacob Gimpel学习钢琴,誓要成为一名杰出的音乐会钢琴演奏家,后来师承意大利有名作曲家 Mario Gastelnuovo Tedesco学习作曲理论。21岁时,杰瑞参加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当时他的身份并不是一名作曲家,而仅仅是一名怀揣音乐创作幻想的打字员。之后他在CBS音乐部门见习,并为广播节目担负作曲工作。1955年杰瑞得到一份合约,以每周150美元的报酬为电视剧集谱曲,期间的主要作品便是《阴阳魔界》(The Twilight Zone,后来斯皮尔伯格拍摄电影版时再次请他担负配乐),此时他结识了有名电影音乐家阿尔弗雷德·纽曼,纽曼慧眼识好汉,邀请杰瑞为电影《Lonely Are The Brave》担负配乐,开启了他的好莱坞电影配乐生活。在纵横乐坛将近五十年的创作生活里,杰瑞·戈德史密斯为包含我们所熟习的《第一滴血》、《本能》、《唐人街》、《洛城秘密》、《花木兰》、《异形》,以及曾入围奥斯卡金像奖的《人猿星球》与《巴顿将军》等上百部的电影创作了出色的配乐。与他同时期的同行们一样,杰瑞·戈德史密斯也深受时期创作烙印的影响,作曲作风以大气的交响乐为主调,善于悬疑、动作、战斗题材电影,以衬托紧张氛围的作风见长。  就像事情总是存在抵触的两面性,杰瑞·戈德史密斯的音乐一方面表示出十分老到的功力;但另一方面,他音乐作品中的黑暗特质却令他多次和奥斯卡奖失之交臂。因为这类阴森、悬疑、惊悚的乐曲写得再好,通常也很难获得金像奖的认同。但尽力总有回报,1976年,他为可怕片《凶兆》创作的配乐终获奥斯卡评委的垂青,影片中带有强烈黑色作风的圣歌音乐,获得了奥斯卡原创配乐奖,成为杰瑞·戈德史密斯的经典代表作。不过这也是到目前为止,戈德史密斯配乐生活中唯一得到的一座小金人。  戈德史密斯个性执着,是好莱坞少数几个敢于和导演争执的作曲家。当年,雷德利·斯科特非常崇敬杰瑞·戈德史密斯,邀请他为《异形》配乐。甚至还买下戈德史密斯的旧作《佛洛伊德》的版权,想把这部他非常观赏的配乐用在《异形》里。没想到戈德史密斯完整不领情,他以为这种移花接木的行动非常笨拙,于是冒着得罪导演的危险,自顾自地创作起来,最后,杰瑞的配乐收进了《异形》电影原声带,造成了电影“原声”和影片中的音乐迥异的独特现象。产量丰盛的戈德史密斯也难免有相同的作品,他说:“我想说我是一个艺术家,做的全是艺术品。但现实情形是,电影配乐是一份工作,无论你对这部电影感到如何,你就是得把东西交出来。当你看到很公式的电影, 你只好做很公式的音乐!”当然,这完整无法掩饰住戈德史密斯配乐作品永恒的华彩。以《巴顿将军》的音乐为例,为了用音乐衬托出巴顿作为一个军人、一个信任灵魂再生的人、一个有坚定宗教信仰的人的多重性情,杰瑞·戈德史密斯分辨用小号演奏、部队进行曲的主旋律,以及夸奖诗合唱的不同伎俩,将影片中将军这一形象描绘得淋漓尽致。  据说,总是一身鲜艳衬衫、领带,银亮长发扎成马尾的杰瑞·戈德史密斯颇有风趣童心,在指挥《人猿星球》音乐时竟戴上个大猩猩的面具。还有个趣闻:杰瑞·戈德史密斯的大女儿和另一位好莱坞作曲家詹姆斯·霍纳有过一段短暂情缘。如果这段情感能够有个完满的结局的话,也许会发生一个所向披靡的好莱坞电影音乐大家族呢。霍华德·肖(Howard Shore)  1946.10.18  个人音乐作风:以爵士、交响乐演绎摇滚作风  经典乐器:萨克斯  善于电影类型:可怕、惊悚片  黄金导演拍档:大卫·柯南伯格、彼得·杰克逊  编纂推举原声:《缄默的羔羊》、《指环王》  获奖:2次奥斯卡、2次金球、3次格莱美  如果在几年以前,我们把霍华德·肖列在“配乐巨匠”的题目下,必定会有人大惑不解。虽说他曾为《蝇人》、《费城故事》、《七宗罪》、《缄默的羔羊》、《赤裸的午餐》等经典电影配乐,但他那种诡异凌厉、迷幻阴森的作风显然不是大部分人心中的“巨匠风范”。是《指环王》(或者说彼得·杰克逊)最终把霍华德·肖扶上了王座,当这个三部曲出来以后,几乎无人再能猜忌他在好莱坞的巨匠位置。  《指环王》开拍之初,很多魔戒迷都猜测可能是约翰·威廉姆斯或者詹姆斯·霍纳来担负配乐。我们真该崇敬彼得·杰克逊的选人目光,并庆幸没找上面的两位巨匠——不是他们不够好,而是他们不够合适《指环王》,尤其是彼得·杰克逊的《指环王》。霍纳太过柔情蜜意,缺少凌厉和诡异之风,很难配合上《指环王》中的黑色基调;威廉姆斯则太过于正大雄伟,没有剑走偏锋的奇崛幽暗。这两人一个好比武当道士,一个像少林方丈,但只有霍华德·肖这种身兼正邪两派绝世武功的人,才干完整吃透《指环王》,把灵动唯美和昏暗惊怖完善联合在一起。  霍华德·肖是加拿大多伦多人,生于1946年10月18日。当他从美国波士顿的伯克利音乐学校获得学位后,很快就在多伦多协助创立了一支摇滚乐队“灯塔”,这支乐队也算闯出了点小小名头,而霍华德·肖则在组建乐队的进程中展现了他作为创作者和制造人的才干。后来,他在多伦多认识了加拿大老乡大卫·柯南伯格和“周六夜现场”的开创人洛恩·迈克尔斯,在后者的辅助下,他当了五个播放季的“周六夜现场”音乐导演,创作的这个电视节目主题音乐由此广为人知。而作风奇特、阴森诡异的柯南伯格更是和霍华德·肖一拍即合,当年两人就是邻居,十三四岁时,霍华德·肖就常常看着这位大他三四岁的老乡骑着机车玩电影。所以几乎所有柯南伯格影片的配乐,都交给了霍华德·肖(除了《逝世亡地带》)。凭着柯南伯格早期的影片《同伙》、《录像带谋杀案》、《蝇人》,这位最初爱好萨克斯和爵士风的作曲家开端了他的可怕惊悚片配乐生活。瞧瞧他接的活计,不是蒂姆·伯顿的《艾德·伍德》,就是大卫·芬奇的《七宗罪》、《心理游戏》、《颤栗空间》,或者是《缄默的羔羊》、《入侵脑细胞》、《偷窥》这样猖狂、凌乱、诡异的电影。他对营造阴森的情境可以说是有独门绝技,最擅长通过繁复的编配慢慢释放出一种内在的压迫性。他不像汉斯·季默那样把风行因素随便拿来,总体上,霍华德·肖依然采取着交响乐的曲式,但像他那样在《入侵脑细胞》里应用沉郁的低音铜管营造昏暗氛围,用鼓声催动紧张氛围,再配上大批不协调的管弦乐器,简直能让你陷入抓狂的歇斯底里中。这就好比指挥伦敦交响乐团演奏摇滚乐一样,以名门正直气功修邪派掌法剑法,简直开山裂石、无坚不摧。《赤裸的午餐》也是如此,霍华德·肖请来了有名的爵士萨克斯手欧涅·柯曼,他的冷淡乐风和霍华德·肖搭配出一种迷幻晕眩的后果,配上柯南伯格的奇幻画面,把这部极难改编的晦涩小说演绎得相当出彩。  遗憾的是,奥斯卡对这样的另类总不能痛快地接收,格莱美也只在1994年提名过他配乐的《艾德·伍德》。到了《指环王》,霍华德·肖似乎突然火山喷发,把电影配乐做到了一种极致!他极富发明性地把古典交响乐、圣乐唱诗、世界音乐、电子乐、新世纪音乐融会在一起,参加凯尔特、非洲、印度等音乐元素谱成了一部魔幻史诗。《指环王》中种族众多,场景复杂,但在霍华德·肖的操控下,精灵族的音乐空灵而富于哀伤诗意,而打击乐的猖狂节奏则描绘出了索隆的邪恶可怕,唯美、可怕、壮观、紧张,各种感情元素都得到了完善地展示。霍华德·肖为《指环王》找来了一群世界级的音乐人,第一部里恩雅的主题曲突出了世界音乐元素,而第二部则变成了另类女声伊米莉亚·托瑞妮,第三部则有美国有名女高音蕾妮·弗莱明、传奇女歌手安妮·莱诺克斯和爱尔兰长笛巨匠詹姆斯·高威为本片配乐润饰。即使独立来看,《指环王》的配乐也可以称为是极其杰出的发烧天碟。现在,好莱坞作曲家因为时光关系一般都很少自己指挥乐团了,而霍华德·肖则全部指挥了《指环王》的所有音乐演奏,他对这部作品的血汗也可见一斑了。詹姆斯·牛顿·霍华德(James Newton Howard)  1951.6.9  个人音乐作风:带有世界音乐作风的管弦乐  经典乐器:法国号  善于电影类型:浪漫喜剧、惊悚片、迪斯尼动画片  黄金导演拍档:奈特·沙马兰  编纂推举原声:《美丽女人》、《流亡天涯》、《天兆》、《灵异村》  获奖:1次艾美  《指环王》之后,人人都知道大展其才的霍华德·肖会跟定了彼得·杰克逊,持续做《金刚》的配乐。没想到,两位大师闹起了抵触,几乎在《金刚》上映前的最后时刻,彼得·杰克逊踢开了霍华德·肖,把《金刚》的指挥棒交给了詹姆斯·牛顿·霍华德。传出来的新闻很客气,只说两个人看法不合,但实际上必定是闹得很僵。据说是杰克逊对配乐不满意,而霍华德·肖不批准修正。我们恐怕没有机遇来比拟,两个霍华德的《金刚》有多大的不同。不过从现在的《金刚》配乐来看,詹姆斯·牛顿·霍华德可以说是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要知道,这可是他连着一两个星期没白天没黑夜地赶出来的。  詹姆斯·牛顿·霍华德诞生在洛杉矶,他的祖母曾是匹兹堡交响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家学渊源,四岁时霍华德就开端学习钢琴了。而他的哥哥曾着迷于50年代的摇滚乐。于是,一边是贝多芬和肖邦,另一边则是猫王、吉米·亨德里克斯、大门和莱德·齐柏林,霍华德就在这样的音乐环境中成长起来。  跟詹姆斯·霍纳一样,詹姆斯·牛顿·霍华德原来也就读于南加州大学。也可以成为一个严正音乐的作曲家,或者学院派的音乐人。没想到,上学期间他偶然认识了老摇滚歌手艾尔顿·约翰,于是竟放下学业,参加了他的乐队,跟着他满世界转悠,最终干上了给电影、电视剧配乐这一行。  1985年,他得到了一个给丹尼·德·维托的喜剧《总部》配乐的机遇,最初时霍华德心里完整没底,他说:“我真有点惧怕,因为我真不知道怎么能让音乐与画面合上拍。而且,我对技巧的那些东西也很不懂得。我用了六七个星期来配乐,而之后,我马上爱上了这个工作。我决议,废弃在风行乐坛的发展,把配乐当作自己未来的工作。”在这个行业里,詹姆斯·牛顿·霍华德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刚入行一年,他就和演员罗赞娜·阿奎特结了婚。这个阿奎特就是女演员帕特丽夏·阿奎特的姐姐。  詹姆斯·牛顿·霍华德最初玩的是打击乐,还出过专辑。可能因为如此,他后来的电影配乐中,弦乐部分一直是他的软肋。而古典曲式的音乐也不是他的善于。霍华德早期善于的是浪漫喜剧片,几乎所有朱丽娅·罗伯茨的片子配乐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当然,还有吉姆·凯瑞的《月亮上的人》之类的影片。霍华德的配乐早期以管弦乐为主,作风非常多样,换句话说,不会让你找到一听就能想到他的“霍华德乐段”。他爱好在原来很大气的管弦乐中参加很多过细的小乐器,例如小提琴、古筝、钢琴等等。像《流亡天涯》、《怒火风暴》这类紧张惊悚的动作性影片也很合霍华德的口味——大概因为种种这些原因,詹姆斯·牛顿·霍华德和汉斯·季默成了非常好的朋友。而后来,霍华德配乐中的民族音乐、世界音乐成份越来越浓(在《沙漠骑兵》中,霍华德就添加了大批阿拉伯音乐元素),应当就是受了汉斯·季默的影响——《勇创夺命岛》可以算是两人合作的典型,两人各写了一段主旋律,但整部影片的配乐却完整没有分别不协调的感到。由于他给《未来水世界》、《我最好朋友的婚礼》、《魔鬼代言人》和电视剧《ER》写的音乐都得到了很大胜利,2000年时,迪斯尼找到他为其精心打造的3D动画大片《恐龙》配乐。霍华德为此下了很大的工夫,但反应却是平平。不过由此霍华德成了迪斯尼的御用作曲家,接衔接下了《亚特兰蒂斯》、《星银岛》、《彼得·潘》等影片。在这些片子里,霍华德的配乐颜色壮丽、感情隽永悠久,讲求各种乐器和声部的音效施展,可听性非常强。  1999年,霍华德与奈特·沙马兰合作了让人眼睛一亮的《第六感》,从此两人成了黄金错误。有人以为霍华德废弃了以前的温馨甜蜜,改走黑暗路线是一种过错,这是他90年代中后期走下坡路的根源。是沙马兰给了霍华德灵感和活气,拯救了他单调乏味的创作生活。确切,跟沙马兰合作的几部片子都是霍华德配乐中的精品,尤其是《天兆》和《灵异村》。他用管乐与钢琴和弦乐形成尖利的对立,看似平缓安静的旋律背后暗藏着紧张和恐慌。霍华德的配乐整体上低调收敛,但乘机而动时则爆发力十足,和沙马兰的导演作风非常配合。相对前面的几位巨匠,詹姆斯·牛顿·霍华德的音乐个性和深度都有所不及,得奖也算最少的一个,6次奥斯卡提名,但无一斩获。也许,他的多样性作风,注定他更合适做个“绿叶”型的电影作曲家吧。
          Tags: